从此,他对党对革命有了新的明确认识